孤立

脑洞的来源:想看把自己孤立的优一郎


如果成长必须丢掉一下东西,那我会选择丢掉

                                                                 ——题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百夜优一郎开始疏远所有人,一开始大家都没有感觉,包括一濑红莲,发现的时候,百夜优一郎已经站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了

无论是出任务还是日常,他似乎和以前无异,他一直都在改变,但是这种改变太细小,细小到他们都没有发现

他称呼一濑红莲中佐,他开始远离一濑红莲,无论哪个举动都没有逾越他们之间上司和下属的界限,渐渐的筑起一道高墙将自己封闭

“你真是奇怪”

“恩?”

“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疏远他们而已,不要误会”

“……”

百夜优一郎听到阿朱罗丸的话,脸上浮现出寂寞的笑容

“我已经寂寞到连你都可怜了吗”

“你说过,如果我意志不坚定会被你吞噬的吧”

“……但你却在疏远他们”

“我只是换个方法保护我的同伴而已”

“我是炽天使,如果失控起来我会害了所有人,如果让那种感情淡掉,即使死了,也不会去伤心了吧”

“你想太多了”

“……或许吧”百夜优一郎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没有在与阿朱罗丸讲话

……

我做错了吗

这是必须的,如果人类胜利了,我必死

百夜优一郎坐在走廊上无意识的望着某处发着呆

“……”一濑红莲刚准备回家就看见坐在走廊上的百夜优一郎

“优?”轻声呼唤着正在发呆的他

“红……”百夜优一郎意识还没回来听到红莲的声音就下意识的要脱口而出叫他的名字

“中佐”就在快要说出口的时候猛的变换了称谓,脸上也挂上了公化式的微笑“请问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先行离开了”

“走廊上凉”一濑红莲已经习惯了他这种态度“你是在等我?”

“……”百夜优一郎的眼神暗了暗,下一秒就恢复平时“是”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百夜优一郎跟着一濑红莲走着,保持着一段距离

百夜优一郎第一次觉得回家的路格外的长,两人从刚才就一句话也没交谈,谁都不愿意开口

百夜优一郎从刚才开始就心不在焉的跟着一濑红莲,连两人距离渐渐缩短都没注意到

“……”一濑红莲当做没看见,只是让开了个位置,并排的向家中的方向走去

听到哐啷的关门声百夜优一郎才从神游中回来,刚想打开门冲出去就被人抓住了手腕,怎么也挣脱不开

该死

百夜优一郎在心里咒骂着自己不应该神游

这回真的逃不过了

他颓丧的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中佐,有什么事吗”

“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百夜优一郎在内心里崩溃得想撞墙,脸上却没有一点异常

“抱歉,中佐我不知道”他抽搐着嘴角

我就不应该在这人身边放下戒心!!!

“你知道了什么”他的目光太过尖锐,百夜优一郎撇过了头“我不会连自家小鬼的本性都不知道”

“你究竟是知道了什么才这样”

“……”百夜优一郎死死的咬着嘴唇,迫使自己一句也不说

知道了什么

“……没有,我只是尊敬上司而已”说出这话以后,百夜优一郎自己都在内心里不屑的笑了笑,这种谎话自己都不信,那个人怎么可能会信

就如预料中的一样,一濑红莲不屑的冷笑着“你觉得我会信吗”

“不会”但我也不打算说真话

百夜优一郎在内心里补充后半段

“算了,不逼你了”一濑红莲朝百夜优一郎摆了摆手“要走就快走,省得我后悔”

“……”百夜优一郎有种赶不上这个人变脸的节奏,前一秒还在逼自己,后一秒就放手

……也许是因为不在意吧

百夜优一郎这么想就释然了,他无视了自己在想着不在意时的微妙的心痛,也无视了那个人眼神里的感情

百夜优一郎迅速的小跑开溜,带着一声哐啷的关门声

“……”一濑红莲望着百夜优一郎离开的背影,灰心丧气的垂下了头

“糟糕透了”

一濑红莲懊恼的出声

这小鬼究竟在躲什么


TBC


评论(8)
热度(15)
 
 
 
 
 
 
 
 
 
© 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