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缘分

同居生活


百夜优一郎伸了个懒腰,大部分人已经下班了,准确来讲是已经下班了,但是他的上司,一个混蛋,对他说:加班,等我

被众多女性用意味不明的眼神扫视的百夜优一郎表示:这个笨蛋红莲就是个混蛋

而百夜优一郎却没注意到他对上司的尊敬好像一去不复返,转而变成了..?

百夜优一郎独自面对着液晶屏幕发着呆,光芒映照在他的脸上,显出他年轻的脸庞,百夜优一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你是寂寞的孩子」

是谁对他这么说着,已经记不得,只记得那时候他倔强的说

「谁寂寞了!我才不寂寞..」

「你是个怕寂寞的孩子」

声音不断的对他这么说,寂寞,寂寞,怕寂寞

每当夜深人静,独自对着空无一人的房子,他才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寂寞,不知道是怪癖还是倔强,他明知道是空无一人的房子却会喊一句“我回来了”

总会幻想有人对他说一句“欢迎回来”

但终究都是幻想,孤儿院已经不会再回去了


百夜优一郎蜷缩在椅子上,把头深深的埋在怀里


「你是个怕寂寞的孩子」


声音回荡在他的脑内


「你是个寂寞的孩子」


寂寞,寂寞


回荡在他的脑海中,一字一句都在打击他的心上


他把自己埋在臂弯里,尽量的缩紧自己像是这样才能给他安全感


“优”一濑红莲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百夜优一郎像缺少安全感的孩子一样蜷缩在转椅上,他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


“...?”百夜优一郎从臂弯中抬起头,翠绿色的眸子像是蒙上了一层灰,脸上写满了渺茫


“跟我回家吧?”一濑红莲说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他不认为自己有多善良,但是看到眼前的青年像是缺失安全感的小兽一样,就让他不自觉的想要去怜惜他,一开始只是感兴趣,那现在是什么?他说不清楚,他不认为一见钟情这种破事会在他身上发生,但....好像真的发生了,他似乎对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小鬼产生了不知名的感情


“....好”百夜优一郎闷闷的回答,他差点脱口而出你是在怜悯我吗?我不需要!,如果这样回答了,他大概就真的要被炒鱿鱼了吧


“过来”一濑红莲朝他摆了摆手,一只手托着百夜优一郎的脸,另一只手的拇指用很轻的力道擦拭他的眼泪“下次,你先回去吧”


百夜优一郎还没从刚才一濑红莲做出的动作中回神,听到那一句话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反正,还是一个人”


一濑红莲听到他的回答一脸释然,像是想到什么,勾起嘴角,用很恶劣的语气“你不会是怕黑吧”


20岁的人还怕黑是一件丢脸的事,但是百夜优一郎不是怕黑,所以


“哈?你是笨蛋吗?”百夜优一郎挑挑眉“我怎么可能怕黑,我都20岁了!”


此时他还没注意到自己在说什么,比如说上司是笨蛋这件事


而一濑红莲难得善解人意没有去追究他骂自己笨蛋,而是非常亲切的拉过他的衣领把他拖到公司大门


“我只是怕寂寞而已”百夜优一郎很乐观的忽视了一些小插曲,比如骂了上司笨蛋,比如上司居然帮他擦眼泪,至于为什么解释,纯属是因为那人一脸我不信,不用解释了我懂你只是害羞而已,看得他就算不是这个原因也要被他扭曲成是这个原因了


一濑红莲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听到寂寞这个词有一瞬间想到了黄暴的地方,如果旁边的人不是百夜优一郎他一定会怀疑这人是不是有暗语


百夜优一郎是个处男,20岁的处男,至于一濑红莲是怎么知道的,我们大概就不必深究了


一濑红莲是乘车来上班的,百夜优一郎先麻烦一濑红莲去一趟自己的公寓,把衣物和一些生活用品整理出来


“你的东西这么少?”一濑红莲望了眼他的行李箱,真的挺少的


“一个人住,不需要太多东西”百夜优一郎把行李箱放在一濑红莲车子的后备箱


一濑红莲挑挑眉不说话


两人坐在车中,沉默弥漫在车厢内


要不要找话题聊聊


两人同时想到这一点


但是要聊什么


两人开始纠结


还是等对方先开口吧


两人放弃思考


所以不知道该说两人的思考太一致还是考虑都一样,而这沉默的气氛持续到了一濑红莲的公寓


百夜优一郎看到一濑红莲的公寓第一个反应是上司就是上司,公寓简直不能比


“打地铺,我这里没有多余的房间”


“当然,你可以选择和我同睡一张床,毕竟我们已经睡过了,虽然那时候你是醉鬼”


一濑红莲想起那个夜晚,青年身上的酒臭味熏的他受不了就抱着他给他洗了个澡,其实小鬼的身子还是不错的,费力的给青年洗完以后,就把他的内裤...咳,给他套上,然后把他扔在床上,经过这一折腾,他也困了,就上了床,而青年似乎有些冷,感觉到热源就像八爪鱼一样抱着他,怎么推都推不掉,还含糊的说着什么,认命的一濑红莲回抱住百夜优一郎,小鬼滑滑嫩嫩的肌肤抱在手里有爱不释手的感觉,一濑红莲是不会告诉百夜优一郎的


“....”百夜优一郎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满脸通红


“...我还是打地铺吧”百夜优一郎稳定情绪以后,从行李箱里拿出被子


“你没有棉被吗?”


“我下去拿”


一濑红莲琢磨着要不要和百夜优一郎一起打地铺,拿起放在床头的记事本


百夜优一郎


怕寂寞,似乎怕冷


他有随手写下观察别人得来的讯息,比起亲口去问别人,他更爱好自己观察得出,或许,这是病


“晚安”


“晚安”


这个晚上他们都睡不安稳,准确来讲只有一濑红莲一夜无眠,而百夜优一郎折腾了一会就熟睡了


一濑红莲静心倾听,百夜优一郎的呼吸开始绵长安稳,他才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走到百夜优一郎的旁边


他蹲下身子伸出手细细描绘着他的脸,一张稚嫩的脸,意外的简单


百夜优一郎是个简单的小鬼,这份简单意外的吸引他,没有过多的世俗污染,像他这种深陷黑暗漩涡的人才会被这种单纯吸引


“百夜优一郎,以后我叫你优好吗?”


一濑红莲的手停顿了下来


“好梦,晚安”


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吻,就走到书桌前开始工作


而半夜起来的百夜优一郎发现一濑红莲喝着咖啡看着文件,灯光调得很暗,柔和的灯光打在一濑红莲的文件上,而他的脸也在灯光中闪现


翻看文件的纸质的摩擦声打破了卧室的安宁


“嗯?”一濑红莲抬起头来发现百夜优一郎醒了,歉意十足的放下手中的文件走了过去“抱歉,吵醒你了吗?”


百夜优一郎摇摇头“你还没工作完吗?”


“啊,不是,今天的工作是完成了”


“睡觉吧”百夜优一郎拉了拉一濑红莲的衣袖,扭过头有些别扭的开口“那个..熬夜不太好,而且,熬夜喝咖啡也对身体不太好”


不会怪我多管闲事吧


“.....”一濑红莲什么话也没说,有些呆愣的看着他,想了许久,才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谢谢”


“...”百夜优一郎过了半响才开口“我不是小孩子,不要揉我头”


“呵”一濑红莲抿嘴轻笑,拍了拍百夜优一郎的脑袋“不介意我和你挤一块吗?”


百夜优一郎低头思考了良久“...不介意”


一濑红莲挤进了百夜优一郎的被窝,百夜优一郎也掀开被子挤进来


两人面对面,呼吸都打在了对方的脸上,百夜优一郎受不了了,翻过了身留给了一濑红莲一个背影


一濑红莲把百夜优一郎环在了怀里,青年身上淡淡清香似乎有安神的效果,不过一会他就眼皮打架


而百夜优一郎则是觉得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比如就像爸爸一样的怀抱?他说不清楚,至少这个怀抱让他很温暖,有家人的感觉,他很不客气的翻过身回抱住一濑红莲就陷入沉睡


一濑红莲原本快睡着了,硬是被他的动作弄得全身僵硬,随即清醒过来,听见百夜优一郎已经熟睡绵长的呼吸声,轻笑了几声,把他抱得更紧,下巴放在他的头上,也陷入了沉睡


熟睡前的那一刻,一濑红莲想这小鬼自带安神效果吗?


早晨醒来,旁边还带着温度的被子告诉自己对方才刚醒来


“....?”百夜优一郎迷茫的环视四周,这里不是自己的租房,直到一濑红莲从卫生间走出,他才想起他已经和上司暂时住一块了


“早上好”


“早上好”


百夜优一郎伸了个懒腰,开始整理被子


“放在床上就好了”看出百夜优一郎的犹豫他出声提醒


整理完被子,百夜优一郎进到了卫生间


一濑红莲开始思考早餐要吃什么


“咖喱”


“咖喱”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也想吃咖喱?”


一濑红莲走到床前把记事本打开,在写有百夜优一郎名字的下方写上喜欢的食物:咖喱(和我一样)


吃完早餐的两人,整理好自己的衣装,就走出了家门


一濑红莲第一次觉得阳光怎么这么明媚


百夜优一郎第一次觉得和别人一起出家门的感觉很棒


心思各异的两人,一起坐上车


到了公司以后,百夜优一郎被公司女性重点关注,原因是他和一濑红莲一起下车


而百夜优一郎在工作期间必须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女性的深深爱(腐)意


可喜可贺


tbc


第一次感觉自己居然辣么勤奋,快来夸夸我(´,,•∀•,,`)


评论(11)
热度(40)
 
 
 
 
 
 
 
 
 
© 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