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pire·1

 又挖了一个大坑(*/ω\*)
架空设定
百夜优一郎可能是吸血鬼设定
一濑红莲严重ooc向
他就是个极度溺爱小孩,不会家暴的蠢爸爸

(儿子丢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找回来了,疼都还来不及,家暴就等以后吧)

注意高度OOC

 
第一章:搭档和汇合 

百夜优一郎的人生过得非常平凡,除去孤儿的身份和不记得12岁以前的记忆以外,他的人生过得非常平凡

他最近热爱上了一个名叫“终结的炽天使”的游戏,不得不说这个游戏很对他胃口 

“请于x月x日到xx楼汇合”百夜优一郎把这张明信片前翻后翻都没发现它和其他明信片有什么区别

“第一批体验者?”好奇心害死猫,熟知这个道理的百夜优一郎还是忍不住的将好奇心显露出来

(反正去去,也没有多大问题...吧)

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去,但直觉告诉自己不去会后悔

(每名体验者都有一位搭档,搭档的资料全部都在另外一个袋子里...)

“一濑红莲....”百夜优一郎从袋子里抽出搭档的资料,在下一秒松开了手,资料飘在地板上,百夜优一郎睁大了眼睛,全身都在颤抖,他不知道他在兴奋什么,或者说高兴什么,似乎是来自记忆深处的熟悉感,但是他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他丝毫记不起自己与一濑红莲有什么关系,只是熟悉,来自记忆深处的熟悉,而他自己本身对于这个人没有一点记忆

‘....优....’脑海沙沙作响,像老旧的电视闪着雪花时的声音,一声若有若无的声音响起,眼里除了黑暗他看不见一切,身体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原本以为会倒在坚硬的地板上,却不想会有人把他接住

(...谁?)意识彻底消失前他听见那人喊“..优”

“....”一濑红莲轻松的把百夜优一郎抱起,把他平放床上,手指细细的描绘着百夜优一郎的轮廓

“好久不见,优,虽然对于你来说应该是初次见面”

“我接下来说的话会印在你的记忆深处,但愿你能记起”一濑红莲俯下身轻轻的在他额头上印上一吻,留恋的抚摸着他的脸蛋

.... 

“等到了那天我们就可以正式相见了,在那天之前..就让我偶尔偷偷来看看你吧,我的孩子”

百夜优一郎从昏睡中醒来,窗帘外已经入夜,时钟指向了3点 

“我做梦了吗....?”百夜优一郎的大脑还没有恢复运作

远处的树上,一濑红莲站在树枝上,手上把玩着手机 

“你太心急了,他还没有觉醒”

身后的人遮蔽在树下,月光透过树叶微弱的照射在那人的头发上,紫色的头发忽明忽暗的闪现着

“难道你不想赶紧回到你主人身边?”一濑红莲没有回答,他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啧,别以为我有多想那个小鬼”

“别忘了,他现在是人类”

“我知道”

“他现在记不起过去”

“我知道”

“真是个称职的爸爸”

“不用讥讽我,他是我的孩子,这件事不容置疑”

“明明只是养父而已”

“如果你还是在为了那件事而怪我的话,我无话可说”

“嘁”

紫色的人影不屑的扭过脑袋,话音刚落就瞬间消失了

“我很期待我们的重逢,我的孩子”

房内的百夜优一郎打了个寒颤,一阵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从此被人关注(视奸)的生活正式开始

清晨起来的百夜优一郎看完了一濑红莲的资料

资料上的黑白大字让他有种头晕的感觉,吸血鬼

我的搭档是吸血鬼

忽视心头涌上的欣喜感,百夜优一郎认为自己的平凡生活将要一去不复返

他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醒来是在实验室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到特定的时间段会失去记忆,问题多得让他选择逃避,也许是因为身上有太多不平凡的事而让他向往平凡的生活,毕竟自己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什么时候被人卖了自己说不定还在替他数钱,而自己的搭档的身份让他不由得预感自己从此会不再平凡

三天过后,百夜优一郎拉着行李箱站在这个看似普通的公寓面前

是的,看似

实际公寓里是个别墅,而别墅的主人坐在沙发上轻摇着酒杯

别墅的主人穿着一件非常风骚普通的睡衣

 “我想我们应该已经基本的认识对方了”一濑红莲知道自己如果不先打破这个僵局,自己对面的少年是一句话都不会说的

百夜优一郎很自然的坐在皮质的沙发上,他现在很糟糕,准确点说是进入这个别墅以后就很糟糕,脑海中看不清的记忆片段让他有恼火的感觉

“你真的是吸血鬼?”

“当然,资料上不是写得很清楚吗”

“……我能把这个当成笑话吗”

百夜优一郎不想探究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别墅有熟悉感,吸血鬼,正常人都会把这个当笑话,如果面前的人只是一名学生,他会认为这个人是不是得了中二病,但很遗憾,他是个成年人

“很遗憾,你不能”一濑红莲依旧一副慵懒的样子,紫瞳里闪现着异样的认真

“啊……”百夜优一郎懊恼的揉乱了头发“为什么我对这里有熟悉感”对你又有依赖感,后一句他没有问出来,因为他看见原本懒洋洋的斜躺在沙发上的人突然坐直朝他走来

“?”百夜优一郎吓了一跳,一濑红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他旁边,揽过他的肩膀

“只有这个问题?”

“不……,等,你先放开我”

“回答我的问题!”束缚更紧了

“……为什么会对你有依赖感”百夜优一郎放弃抵抗,他敢确定自己如果在反抗下去,自己绝对会被压在沙发上

“没了?”

“没了”

一濑红莲放开了对百夜优一郎的束缚,像是欣慰似的拍了拍百夜优一郎的肩膀

“聪明的小鬼”

“……”百夜优一郎明智的选择闭嘴,在别人的地盘惹火别人不是个好选择,何况还是个危险人物

“既然住入我的家,几条规矩我先告诉你”

“一,夜晚不要出房门,否则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管”

“二,要听我的话”

“三,不能把这里告诉任何人”

“明白了吧,小鬼”

百夜优一郎闷闷不乐的嗯了一声,拖着行李箱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房子的地图我已经给你了,不能去的地方我都打了叉,如果去了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救你的”

“……”这话怎么听的这么不爽,百夜优一郎对坐在沙发上的人冷哼一声,就踩着哒哒的声音走向楼上的卧室

“然后那个好奇心重的蠢小鬼就会去那里,接着就会觉醒”一濑红莲饮尽杯中的红酒

百夜优一郎和优一郎,这两个人他分的很清楚,一个是小鬼,一个是他的孩子

一濑红莲随手把杯子扔到了一旁空荡荡的沙发上,接着空间扭曲,一只手突兀的冒了出来接住了杯子

“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小鬼来的那一刻”

“要喝吗”摇摇手中的血袋

“嗤”一濑红莲接过血袋,上下抛着

“今天夜晚,或许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最好提醒一下你那位'尊贵'的小客人,他如果出了事,你怕是又要,呵”

“就算他不记得一切,他还是你主人”

“不用提醒我,我和他的事情可不是你插得上手的”

“烦人,快滚”

沙发上空无一人,酒杯被放在玻璃桌子上,一濑红莲一语不发,阴沉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tbc----

又开了一个大坑,我简直没救了……

一濑红莲和百夜优一郎没有血缘关系

只是领养人和被领养人(吸血鬼时期)

年龄是秘密(被打





评论(6)
热度(15)
 
 
 
 
 
 
 
 
 
© 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